欢迎访问威尼斯游戏平台

威尼斯游戏平台

更多封面
威尼斯游戏平台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冬日风物漫忆

发布时间:2019-12-09

惠军明

四季的脚步永不停歇,冬季又悄然而至。大自然如同高明的魔术师,挥手之间天地万物瞬间改变了容颜。行走在人生的旅途,穿行在四季的画卷,冬日赐予我许多不同的感觉,留给我很多深刻的记忆……

  一、雪

  冬日里人们都在热切盼望着下雪。没有雪,冬日的大地赤裸着肌肤,显得浮躁而仓惶。有了雪,可就两样了!那些漫天的雪如天女撒下的花瓣,纷纷扬扬闪闪烁烁悠然而下。雪花们以舒缓的节奏悄无声息降落,温柔地轻吻着大地万物。“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于是天地祥和,素裹银装,宛若童话世界。 

    从小到大,我有多少次漫步于雪中,多少次与飞雪相遇相逢呢?在飞雪飘舞的日子里,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我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都烙印下雪的记忆,那些懵懂、欢乐、喜悦、失落、艰辛、平静、释然等情感体验丰富着我的人生。 

    在飞雪飘落的日子里,曾经肆意地玩耍过。童年时我在飞雪里奔跑,在飞雪里追逐,在飞雪里嬉戏。滑雪,滚雪球,打雪仗,堆雪人,雪地捕鸟,看雪地里狗撵兔,摇小树制造雪崩等,童年的我们玩得不亦乐乎!雪花如同白蝴蝶一般,在我的身边飞翔萦绕,时不时钻入衣领,与我亲密接触后最终不知去向。在落雪中呵出团团白汽,在落雪中挥动冻裂的双手,在落雪中仰着冻红的脸蛋,雪中的童年溢满了欢乐! 

    在飞雪飘落的日子里,缭绕着无尽憧憬和期盼。下雪了,新年快到了!过年可以穿新衣,可以吃好的,可以放鞭炮,可以看表演,可以走亲戚,可以……过年对孩子们有无尽的魔力。物质贫乏的年代,过年就是快乐幸福的代名词。下雪了,春天快到了!天气会转暖,树枝会发芽,小草会生长,百花会盛开,蜂蝶会起舞……下雪了,丰收快到了!庄稼在汲取营养,潜滋暗长,农人的辛劳会有美妙的回报。在飘飞的雪花中,孩子们长久伫立,尽情发挥着想象。 

    在飞雪飘落的日子里,氤氲着幸福的记忆。大雪天儿阻断了我们各自奔跑的路,却成就了家人团聚的时刻,奶奶的大铁锅派上了用场厨房外是冰天雪地,厨房里却温暖如春。锅灶下红黄的火焰在肆意舞蹈,大锅大灶向外冒着腾腾热汽。奶奶熟练掌控着油盐酱醋、锅碗瓢盆,为全家人制作着美食。或是油在锅里滋滋作响,或是面条在锅里游龙般舞动,或是饺子在开水里上下起伏,或是红薯在锅里渐渐熟透,或是炖肉在锅里香气扑鼻。一家人在雪天说说笑笑,大碗吃喝,享受难得的惬意时光。 

    在飞雪飘落的日子里,我也曾品尝过艰辛。几十年前,家人都在为生活而奔波。爸爸在外教书,家里的农活便落在妈妈身上。那些年我们家种植莲菜,冬天便要挖莲卖莲。记得在落雪的时节,妈妈、我和弟弟常常在莲地里劳作。雪花落在干枯的莲叶上,落在略湿的泥土上,落在挖出的莲菜上,落在我们的衣服上。我们从自留地挖出莲后,还要运到河里去清洗。冬日里的河水异常冰冷,妈妈在风雪中蹲在河边,一一费力清洗着莲菜上的污泥。我和弟弟负责将洗好的白莲运送、摆放在架子车上,在风雪中我们忙忙碌碌,各尽其职。在辽阔的天地映衬下,我们三人的身影是如此孤寂渺小! 

    在飞雪飘落的日子里,我也曾感受过失落。那一年新年将至,天上飘洒起了雪花,我和弟弟急切盼望着爸爸早回家。爸爸许诺过,他下班后会给我们买花炮,买好吃的。到了晚上,才见到爸爸步履蹒跚的身影。当我们吵闹着问爸爸要这要那时,爸爸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并没有兑现承诺。过了会儿,妈妈悄悄告诉我们,爸爸在火车站买东西时大皮包被小偷偷了!皮包里不但有辛苦赚来的钱,还有他给我们买的鞭炮和礼物。知道原委后,我们失落又愤恨。小偷偷走的不仅仅是皮包,更是偷走了属于我们的幸福! 

    在飞雪飘落的日子里,在很多家人朋友陪伴下,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在飞雪流年里,我收获着各种各样的体验,尽管它们有些是阳光幸福的,有些是灰暗阴霾的。但不管遇到的是什么,我都要平静地接受,因为它们都是我的人生!

  二、火 

      寒冷的冬日,漫天的雪花,我孤独的身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时候常想如果有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那该有多好。那些灿烂的火光会照亮我的双眸,温暖我冻僵的身体,融化我冰冷的思想。

  记得小时候在寒冷的冬日,我总和一群乡下小伙伴们在野外自在瞎逛,无忧无虑,快乐无比。那些广阔的田野是我们的游戏场,我们则是苍茫平原上的色彩点缀。蓝天白云下,我们尽情嬉闹追逐玩耍,高声叫喊,笑声不断驱走冬日的严寒。累了冷了,大家会到处捡拾干草柴禾,准备升起一堆野火。冬天的柴草极易燃烧,如果没有风,火很快被点燃了。那些闪亮的火花蔓延着、升腾着,柴草被烧得噼哩啪啦,我们的脸从苍白变成红彤彤的。一双双张开的手在火上来回烘烤,几个儿时的笑话逗得大家前仰后合。有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些红薯,它们很快被投入火堆。在野火的烘烤下,红薯很快变软,皮渐渐焦了,一股香甜的味道扑面而来,大家开始抢夺分食美味的红薯。火就像一堵墙阻挡了寒冷,它无私呵护着那些乡间的孩童,留给他们一个温存的记忆。

  傍晚袅袅炊烟升腾,我们归鸟儿般各自投林。回到家我径直扑向厨房,一屁股蹲坐在灶堂下。妈妈在那时做饭是用大锅灶的,燃料一般是包谷杆或捡拾的柴禾。那几抱也围不圆的大锅填满了水,红黄的火苗将大锅烧得滋滋作响。一股股蒸汽缭绕着厨房。我常常自告奋勇帮妈妈烧锅,奋力向灶下添着柴禾。那些火苗左右摇摆,起伏不定,终于从弱到强,燃烧的火苗像火蛇般舔着锅底。我身上的寒气好似在向外辐射飞快逃离,最后全部无影无踪。那些硬梆梆的木块也变成火,欢快得舞蹈起来,我也重新变得生机勃勃。妈妈一边熟练得摆弄食物,一边微笑着看着灶火旁的我,目光充满慈爱。

  渐渐长大后我读过一些有关火的传说故事,对火的理解也慢慢加深了。我知道了在希腊神话里盗火的英雄叫普罗米修斯,为给人间带来火种和光明,他每日甘受苍鹰的啄咬。在原始社会人们刀耕火种,火弥足珍贵,没有火人们只好忍饥挨饿了,远古人虔诚得对火进行崇拜,在那个时代火真正是生命的主宰啊!后来远古人们经过反复摸索尝试终于学会了“钻木取火”,告别了“茹毛饮血”的落后时代,人类从此走向文明。火给人类带来光明,带来温暖,带来希望。

  寒夜里那如豆的火光曾经陪伴过多少孤独而伟大的灵魂,曾经启迪过多少奇妙的遐想。远处的火光曾经给了羁旅的行客多少希望,多少慰藉。火光驱散着如铁般的黑暗,给人力量和鼓舞。在文学家笔下的火更具有动人的色彩。郭沫若笔下的“凤凰涅磐”中的凤凰经历千年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在浴火中重生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唐代大诗人李白《秋浦歌》写道“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炉火熊熊,千年以前那位孤独寂寞的天才诗人在炉火映照下吟唱出了千古名句,火给予了诗人暖气、大气和灵气。还有另一个诗人白居易写的小诗《问刘十九》写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火在白居易笔下充满了闲适情趣和关照友人的温存。   

  在西风呼啸的冬日,火带给我许多美好的希望,在它的温暖记忆里,我几乎忘记了这是寒冷的冬季。我突然感悟出这样一个道理人,活着就应该火一样简单地燃烧,迸发出灿烂的火花,不必慨叹社会的冷漠,每个人都应该保持自己的热情与纯真,做一个安于平凡的自己,如无名的篝火,燃烧出自己的美丽。

  三、山

  晴朗的冬日于旷野漫步,常会看见重叠连绵的群山。

  那些山关中人称其为“南山”,或称其为“秦岭”,它们于远方和我相视对望。那些山沉默而苍老,从古至今它们都矗立在那里,在寒冷的冬日它们像一群饱经世故、风霜满面的老人,相互依偎着、簇拥着,抵御着严寒摧残。它们自东往西蜿蜒扭曲,曲线并不优美,高低起伏间好像承受着极大的痛苦,这让肃立北方的我感到异常压抑和沉重。

  冬日的山树木凋零了吧,山泉枯竭了吧,冬日里它丢失了生气。那些裸露的山石在西风中瑟瑟发抖吧?还有山间的那些生命精灵们也都隐藏了形迹吧?

  这些沉默的山啊,其实早已横亘在秦人心里!它们千百年来用自己的“铜皮铁骨”呵护着八百里秦川,竭尽全力忍受刀风箭雨,不怨天尤人,不随波逐流,而自己早已被风雨改换了容颜。陕西秦岭的山称不上高拔万仞,但陡峭异常;山称不上钟灵神秀,但孤傲坚挺;山称不上高大雄伟,但敦厚朴实。它们一直以来都孤孑存在着,不屑与风霜雪雨苟合。它用自己的形体表达着不平和愤懑,它的沉默构成了它的独特性格。

  从古到今秦人在三秦大地开拓进取,生生不息。远山无语,但它肯定见证了秦川的兴衰沧桑,历史烽烟。作为中华民族的诞生之地,中国文化的发祥地,这里上演过多少历史的大戏啊!那衣衫褴褛的远古关中人抡斧挥镢破土开荒,黝黑的皮肤挂满汗珠,他们为生存与天斗、与地斗,谱写过生命的不屈与辉煌。那古杀场的陈仓旧地,秦都城的咸阳啊,十三朝的古都长安啊,无数的精彩故事肯定温暖过大山的记忆。在大山的日记里,一定会有杀猪宰羊,开怀畅饮,战旗猎猎,沙场点兵的盛大场面;一定会有万乐齐鸣,百族朝贺,汉唐雄风,盛世气象;一定见证了风流散去,千年废都的流年岁月;当然也一定观望了如今高楼林立,复兴崛起的动人诗篇。沉默无语的大山的记忆里,肯定有一幅幅历史长卷在铺展。

  八百里秦川生活着群山呵护的万千关中人,赋予了关中人独特的性格。这些人生来憨厚愣直,不懂曲里拐弯,从不懂得遮掩与谄媚;说话高声若叫喊若吵架,直来直去呼名道姓,想说啥就说啥,个个直肠子,;遇到不平事,摔桌子摔碗,不管它三七二十一就扑上去见坏人就打,那会理会对方是什么皇亲国戚领导子女;遇到落难人则送衣送饭全力相帮,并慷慨解囊;即使娱乐唱戏也要吼得惊天动地声嘶力竭,从不理会外地人的嘲笑。秦地的人与秦山有一样的性格,一方水土一方人啊。

  我在这个晴朗但又寒冷的冬日,默默远眺那起伏连绵的群山,我的目光与大山一样深邃。山的轮廓清晰展现在天之南,长久与我对望着,我们早已“相看两不厌”了。在冬日,远山苍茫古老、深沉无语,我终于读懂了那些远山,它们永远是承载秦人精神的山系啊!有了它的存在,秦人永世不会丢失自己精神家园了。

  山无语,我也无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