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威尼斯游戏平台

威尼斯游戏平台

更多封面
威尼斯游戏平台 > 职工天地 > 文苑漫步

浮世绘(组诗)

发布时间:2020-04-13
 

建筑工
 
为了,仅仅为了
多一点的好光景
他将自己晃晃悠悠地悬挂在空中
那岂是登高望远
站在脚手架上的兄弟
电话里告诉我
昨夜
他在空中睡了半宿

钢筋工
 
机器的嘶鸣让整个工厂寂静
烈日扒开的衣襟油光闪闪
整整一个下午,他都穿梭在机床前
对一根根钢筋进行除锈、调直、连接、切断
然后安装成型后
任人认领,当满载的车迅速离去的那刻
站在空空荡荡的工厂
他感觉自己
像极了一件次品


农民
 
春来了,和大地交换种子
夏来了,和大地交换血汗
秋来了,和大地交换果实
冬来了,向大地拱手谈判
无论如何
对于交换,他们都从善如流
对于苦难,他们都守口如瓶
 
消防员
 
火终于灭了,鸟儿哭了三天三夜
我也想哭
山中连绵不断的鸟鸣
是我哭出的眼泪
林间黑乎乎树干、枝条
风雨来临时
已不再随风摇摆,发芽、开花或结果
不远的半截树桩上
一顶无人认领的安全帽冒着缕缕青烟
仿佛一个人在说
回去了给他做一件橙黄色的衣裳
有火情时,继续给他穿上

清洁工
 
眼前的街道像过完喜事
剩余的残物滚动着热闹的回音
一把扫帚在寒风中挥动着
那沙沙的声响
像摩擦着大地取暖
 
电工
 
在高高的电杆上
必有你悬挂的孤影
不一定在白天
也不一定在繁华的城市
只有停在电线上的鸟雀
才能看清光明与黑暗的距离


电焊工
 
手中的电焊每触摸一次钢筋
钢筋里冒出的火花就亲他一次
莫非彼此爱恋
皮肤上的烫疤是他的勋章
衣服上的窟窿
是他珍藏的戒指
灼伤的眼睛
是他肥沃的两亩田地
就这样,他整日摩擦着火花
像迎接着越来越近的幸福

 
洗碗工
 
总有赶不走的异味
总有洗不完的器具
总有做不完的工作
像碗碟一样着队
一顿饭放凉了
一把泪流干了
一双手变形了
一个人习惯了
一张床轻易地驯服了她
让她卸下了所有的力量
 
塔吊师傅
 
为了安得广厦千万间,于是
塔吊把他升高了再升高
升高到与山川平起平坐
甚至升高到手可摘星辰
直到他和塔吊合二为一
然后摁动全身的按钮
上下打捞物体
像一只长颈鹿那样
将身体的一部分
放下,拿起
拿起,放下
……
而长长的脖子
像一声声呐喊
 
打工仔
 
该上北京的再过几天去吧
最好买张坐票
该下广州的走吧
来年带个媳妇回来
上海的你
今年就别去了
在家照顾爹娘
……
临行的人,好好坐着
我们把酒言欢
把送别当相聚
直到一醉方休
把北上广忘记
 
粉刷匠
 
不记何时,他手中的刷子
把村庄越刷越新
把高楼越刷越亮
而把自己
越刷越瘦
越刷越旧
更多的时候,他不敢面对四周
生怕一转身
成为墙的一部分

绣花姑娘
 
鞋垫上的梅花、菊花、牡丹开了
偶尔落下一只鸟雀
她坐在炕头,每绣一针
就要在额头划过一次
仿佛划过肉的针才会开出更美的花
明天又到赶集的日子了,深夜中
她像数钱一样数着一件件绣好的鞋垫
一件件绣好的花朵正好可以补贴日子的缺口

 
烧烤师傅
 
他将身子挺了又挺,最后又猫了下去
仿佛那样才会暖和
满天的雪下着

微弱的灯光下
孤零零的烧烤摊
正被四面八方的雪加料、烹饪

搬运
 
一辆车走后,又来了一辆又一辆
搬运工的二叔
一个被温暖抛弃的男人
总是头也不抬把一根根钢筋
像搬运一根根骨头似的
一次又一次往外输送
此时正是夏日的午后
偌大的厂房中,满是钢铁的回声
像是他的心跳
更像一种呼唤
一捆捆钢筋,一会挑起他
一会扔下他
他与自己分离又合拢
合拢又分离
而盘旋在心头的尘世
对于他来说
仿佛这人间没有他
仿佛这人间只有他
富永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